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青田城市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19|回复: 0

彩色波斯下的黑色暗涌

[复制链接]

3348

主题

3489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1340
发表于 2016-12-26 09: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伊朗是一个特别的国家,从古至今它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它处于战争频发的中东地区,而因为它自身的保守和封闭,也使得它在现今的中东局势中获得一份安稳。

如果可以用一种颜色形容一个国家,我想,伊朗必定是黑色。

我到达伊朗的时候天气依然干燥炎热,那是我第一次裹上头纱站在中东十月的土地上,在此次之前中东或许仍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世界,但当你真踏上这片土地时候,却又觉得原来它平凡如任何城市。全身裹满黑纱的女人在街头巷口来来往往,蓄着浓密胡须的男人就坐在某个小茶馆门口喝茶聊天,不太刺眼的阳光刚好投射下树的阴影,一切就像遥远而熟悉的场景,如果在在这一刻,能以理解那样的宗教氛围,可能一切都刚好很美。而刺破天空的一声鸦叫,还有女人们在黑纱下警惕敏锐的眼神,或者不适时宜的警车声,又让人忽而回到了这片黑色的土地上。

很多去过伊朗的朋友,都认为伊朗人特别热情友善,而其实出于客观角度来看,他们不过是因为太过于封闭导致对外来事物好奇,他们想了解外面发生了什么,想通过这些游客的描述去体会那属于远方的自由,他们的好奇和渴求,使得他们看到外来游客自然有种想要接近的冲动,但也因此,他们身上保持着质朴,纯真,很容易打动人。

伊朗是一个宗教管制很严格的国家,全国几乎没有什么娱乐场所,酒吧更是被严令禁止的,在晚上十二点之后会有宵禁。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伊朗人大概每天做的最多的娱乐项目就是喝茶和抽水烟,不管是在玲琅满目的额大巴扎里 ,还是装潢精美的咖啡馆,伊朗的男人女人们一坐下来,一准儿都是先来一壶红茶和水烟,茶和水烟在他们的生活里俨然才成为了必需品。在伊朗的时候 ,我去了很多的茶馆,每间茶馆都装饰的非常精致,在那时刻更能让人体会到浓郁的波斯情怀,相对于千篇一律让人欣赏到有些审美疲劳的清真寺来说,这些深藏不露的小茶馆更能给人带来想不到的惊艳。记忆很深刻的一个茶馆是修在德黑兰间,彩色的波斯地毯就平铺在一块礁石上,下面就是流动的溪流,我与土耳其的朋友盘腿坐在地毯上,抽着水烟,谈天说地,在这块被称为波斯的神奇土地。

我一直认为伊朗是个会让女游客体验不太好的地方,这也应该与宗教氛围有关。说到对女性的侵犯,很多人脑中都会想起印度,而据我在印度时期的体验而言,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和激烈,我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呆在印度,只是在很少的时刻会有被言语侵犯,但只要自身提高保护意识,都不会出太大事故。而伊朗,它的侵犯,是来自暗处,有一种不可抗力,它会来自各种角度,比如对女性的不公平待遇,对女性的怀疑和鄙夷,对女性言语和肢体的骚扰。就像那些在街上穿着黑袍的伊朗女人,她们的眼眸往往让人生畏,也许她们并没有恶意,但出于长期生活在这里的压抑以敏感和自我保护意识,总让人感觉她们难以接近,让人感觉到有一阵寒意。

我自己也在伊朗遇到过一些困扰 ,会在街上遇到青年男孩走到我旁边莫名拿出手机里AV给我看,在坐公交的时候会莫名被后排男人要求换座位,因为他觉得你是女性,你应该谦让男人坐在更舒适的位置,也会在人烟稀少的地方遭遇咸猪手,还有我以为的好心留我去他们家吃做客的几兄弟实际是另有所图...这种大大小小的事情在伊朗总是发生,所以在这个国度,作为一个外国女性游客,隐藏的危险还不少。 在我漫步伊朗街头的额时候,也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里的女人平时着都是大黑袍,而有很多服装店贩售的却是非常暴露火辣的衣物,有些款式火辣程度甚至更甚西方,这让作为一个女性的我来说,也不禁有些难过 ,或许在这里,女性自由的着装仅仅是为了在家里讨好丈夫。在这样的宗教氛围内,女性可能更多的像一个个被掌控的玩具。她们的人生,往往都是跟随着丈夫在飘荡辗转,却很难攥在自己的手心。

而在当下的伊朗年轻人里,也有很多不服从体制的暗流涌动,很多年轻人有了新的视角,他们有时候会用比较极端的方式以反抗。我在伊朗认识的大学生朋友们,他们会通过一些地下渠道买到外来的酒,大家合租在一间屋子里,整夜整夜喝酒开party,在午夜的时候把音乐放到巨大声开着车在德黑兰无人的街上狂飙,他们也会很客观的看待现今的世界形式和他们国家自身的问题和矛盾,会用一些艺术的手段,例如绘画、摄影、诗歌表现出他们的不满,倾诉出他们的理想。他们所做的这些,在外面世界的人眼里,或许都是一些年轻会做的傻事,但对他们来说已经非常疯狂。而这让我感觉很慰藉,至少他们还保持着年轻人特有的热血,在年轻时反思,违抗,或许就是这一点点逆流,就能满满渗入这片黑色的土地,让它慢慢变得多彩。

德黑兰大学旁的咖啡屋,女学生围坐在一起嘻笑,演奏手风琴的老人拉响了属于上世纪的旋律,波斯,在这一刻才变成它原本应有的美丽模样。想起几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我在伊朗长大》,当时未曾想过有一天会身临此地。写完这段话的时候,我抬起头看到对面街角的墙上涂鸦道"美国混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青田城市网  

GMT+8, 2018-7-16 10:47 , Processed in 0.06349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